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习政心解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正道史论】如何理解“四个意识”?(一)
日期:2017-04-21 16:22:46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四个意识”概括起来说,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核心意识。为什么一定要有核心?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发展、壮大从而走向革命胜利的历史,充分说明了形成核心、凝聚共识的重要。


节目视频:

正道史论05:如何理解“四个意识”?(一)


正文:

全文5200字,耗时约20分钟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品味

【正道史论】05:

如何理解“四个意识”?(一)

——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确立是中国共产党走向胜利的关键

韩德强

2017.03.23

朋友们,大家好。我们今天讨论一个政治话题,我们这个节目本来就是说要:读历史,讲政治,论人心。但现在要读的是历史中的历史,讲的是政治中的政治,论的是人心中的人心,今天我准备讲一个:如何理解“四个意识”?所谓“四个意识”,是2016年1月29号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的,后来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又加以重申的,大家都知道是: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这“四个意识”读来读去,体会来体会去,什么意思?我看有一位李君如先生——是不是应该叫他同志啊,因为他是从事理论工作的党的高级干部——他讲“四个意识”关键是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这个理解确实有道理。什么叫政治意识?政治其实我们不太懂,不太懂也没关系;什么叫大局意识?我每个人都站在某个局部某个小局,大局也不懂,不懂也没关系,搞清楚核心就行。搞清楚核心怎么办?搞清楚核心,向核心看齐,所以叫看齐意识。实际上就是说,说来说去最重要最重要的,“四个意识”概括起来就是核心意识。

那这个核心意识,争议可就大了。因为在普通老百姓其实无所谓啊,核心不核心反正我们普通老百姓生活在依法治国地带,我们只要不触犯法律,我们想干嘛干嘛。他这个“四个意识”其实全是向党员干部说话,其实特别是向高级干部说话。甚至一定要去体会其实是,高级干部里的高级干部去说话。什么叫核心?原来是说,总书记已经可以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这已经是可以的了。现在是要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所以核心两个字加和不加分量很不一样。那么,在老百姓普通的理解来讲,就是这回你说了算了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就叫一把手意识,核心意识。

但是这么来理解的话,这个就听上去像是说,那这是不要民主了?咱们就是集权了?咱们就是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别想问题了?13亿人民一个大脑了?很容易这样一种想法就出现了。知识分子也好,党政干部也好,实际上对于核心意识,不是很能够去深入理解。因为很容易很容易把核心意识理解为皇权意识、帝王意识、君王意识、封建意识。我们这个党有很多词汇,是不太喜欢核心意识的。

那么,所以,我是觉得如果要更好地去理解这个核心意识的话,实际上是对党史国史要做一个新的理解,站在核心的角度去做一个新的理解。这才有可能反过头来更好地理解核心意识。

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我们总是把自己和革命、和人民联系在一起。最早的一位党的领导人,李大钊同志,他在1917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之后,发表了一篇文章就叫《庶民的胜利》。《庶民的胜利》就是说十月革命是谁的胜利?是普通老百姓的胜利,是穷人的胜利,是工人的胜利,是农民的胜利,而不是国王的胜利,不是沙皇的胜利。

因为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革命的政党,是一个人民的政党。所以,实际上,我们不是很容易理解核心意识。甚至我们其实通常容易强调民主,而不太强调集中,民主是我们合法性的来源。因为历史要是从另一个侧面去读的话,辛亥革命是什么胜利?是庶民的胜利,是老百姓的胜利,是把国王推翻了,把满清的皇帝给推翻了。那皇帝完全可以说,哎,要向我看齐啊,要向这个核心看齐啊,他完全可以这么思考。然后说,你要是没有一个核心的话,可能会乱哪。

我们党仍然继续在纪念孙中山先生,我们仍然在肯定辛亥革命,而辛亥革命其实要害就在否定核心意识。后来1917年,革命再往前推进,从所谓资产阶级革命——就是相对富人革国王的命,再往前推进一步,变成穷人革富人的命。这个基本上就是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俄国的十月革命,那就更是叫庶民的胜利了。这是李大钊同志的话,就是说,十月革命是穷人的胜利,是工人的胜利,是农民的胜利,推翻的是沙皇的统治、贵族的统治、僧侣的统治——俄国的僧侣就是东正教僧侣。那么沿着这个逻辑的话,李大钊同志有一个乐观的展望,就是说只要我们穷人团结起来,我们就可以翻身当家做主人。这基本上是我们党长期一贯的历史叙述。

但如果沿着这个叙述走下去,后来就写不下去了。为什么?因为发现庶民里头都是穷人,那穷人里头有工人、有农民,有来自那些大城市的工人、有来自那些中小城市的工人,有不太富裕的农民和干脆没有地的雇农。农民内部有很多层次,工人内部也有很多层次,所以庶民的胜利,就意味着,实际上庶民内部是有无数分歧的。庶民通常容易被认为是叫“乌合之众”。这种主张跟中国传统的政治思想实际上不太一致,传统的政治思想不太看得起庶民,说庶民实际上就叫乌合之众。庶民内部的斗争,我们后来就转换为党内的斗争。我们党内发生一次又一次的路线斗争。

这个路线斗争当然是我们后来的说法,但是回到现实的场景当中,就比如说朱德和毛泽东,他们在井冈山时期的斗争,你说这个叫什么斗争?两个人都来自庶民,都想代表庶民,但是两个人在关于军事、政治,包括一定程度上外交内政,各个方面意见就不太一致,总是不太一致。这时候再出来第三个庶民叫陈毅,他也是代表庶民,来自庶民,想为庶民服务。可是呢,他也听不懂到底是朱德对呢还是毛泽东对呢?他最后就是老在两边搞和稀泥、搞调和。最后的结局是,陈毅向上海的党中央去报告工作,说我们井冈山这里争执不休,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上海的党中央当时是周恩来主持工作,听了陈毅的报告说,噢,这看来还是毛泽东是对的。所以呢,上海党中央就下了个文件,说要以毛泽东为核心去开展井冈山的工作。那这时候毛泽东同志已经很受伤,因为他会容易被朱德陈毅等党内的这些同志们联合起来批评,说你这是军阀作风,你这是家长制作风,你这是脾气暴躁,你不适合领导我们这个党,领导我们这支军队。他已经被批得晕头转向,所以当党中央的指示传达到井冈山的时候,毛泽东同志就有意见了,说“不打倒陈毅主义我不出来”,你让我当核心我还不当呢!陈毅是个好同志,但是陈毅主义,就是这种折中调和的主义不是好主义,必须要打倒。最后陈毅也做了检讨,这样井冈山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领导班子。

这样我们的一次反围剿、二次反围剿、三次反围剿就顺利地展开,然后井冈山的局面就轰轰烈烈地打开了。我们会发现,这个事情,其实庶民也需要一个庶民的核心。这个叙事,真展开了的话,庶民的核心跟庶民之间是一回事吗?他也不见得真是一回事。比如井冈山时期,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第四次勉强打赢,第五次干脆就失败了。那么我们党史上大概的叙述是说第四次、第五次围剿,第四次虽然毛泽东同志受到了排挤,但是他的军事路线还在执行,因此还取得了胜利;第五次干脆是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被废除了,是李德、博古等一些留苏派、留洋派,一些军事教条主义者指挥了第五次反围剿,所以失败了。因此被迫长征。

那么,这帮军事教条主义者,他们是怎么反围剿的?他们的反围剿是说我们要誓死保卫苏维埃,我们分了地的农民,我们要起来保卫我们的国土。而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是什么?实际上是说,“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敌人太强大了,来了我们先躲,人家占领了苏维埃国土,就让他占领。你说这两种军事路线到底哪一种军事路线更能够赢得苏维埃地区庶民的拥护呢?作为分了地而因此参加红军的农民来讲,说国民党军队要围剿了,我们先跑,拔腿就跑,保存机动有生力量为要害,土地,没关系,先让出去,那我作为庶民的话,其实不太容易理解这种军事路线。所以实际上是李德、博古这帮军事教条主义的“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军事路线,硬碰硬的军事路线更能够赢得庶民的支持。而毛泽东同志的这种游击战、运动战的军事路线,听上去像是脱离了庶民。因为国民党军队一来,他马上胡汉三就回来了,他就要开始对那些分了地的红军家属们进行屠杀和清洗。那作为红军战士的话,心里头怎么想?你又不能拖家带口把这些红军的家属们都给带走。带着走,军队行军也不方便。

所以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庶民的核心,他一时间不被庶民理解,怎么办?这就有个代表庶民的问题,也就是说,庶民的核心,当时毛泽东他说我可以代表庶民的长远利益,但是庶民如果觉得你跟我眼前利益冲突怎么办?这时候最麻烦的问题就出来了。

因为我们党的干部,都实际上是在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的,都带有强烈的民主意识,都是不太服核心的;都不太强调有一个核心,都觉得自己打仗有本事,看别人都是不顺眼的,看自己都觉得是花一朵的;自己的功劳都觉得是很大,别人的功劳都不太容易看得上……你当然可以说,这个叫没有大局意识,没有政治意识,你也可以说这个就叫没有核心意识,每个人都高估自己。那问题是说,李德、博古这样一种高估自己,是更容易得到当时苏维埃地区,也就是井冈山地区的庶民的支持。结果一场浴血奋战,“要死我们一起死”,这个显得很壮烈。就像马克思当年赞扬的巴黎公社一样,哪怕我们死我们也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一笔壮丽辉煌的斗争史,我们不苟且偷生,我们不逃跑。

那毛主席不是这么思考问题的,他是觉得那我们还是逃跑吧。所以,毛泽东同志,他的军事路线就一度被称为“逃跑主义”,然后他在井冈山时期实行的经济政策被称为叫“富农路线”,整个是违背政治正确。问题到底谁是正确?是李德、博古这些人正确呢?还是毛泽东正确?这个中间就有无数人参与争论,其实分辨不清楚。李德和博古背后是苏联,是第三国际,是斯大林,当然这一条路线就是正确的。毛泽东同志当时被认为是“山沟沟里头出不了马克思主义”,不是山沟沟里的马克思主义,山沟沟里压根就没有马克思主义。所以他就被排挤。其实是确立了以李德、博古为核心……甚至严格讲起来,里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就是周恩来,他是当时军事路线实际的最高负责人。因为李德毕竟是个军事顾问,苏联的军事顾问,而博古呢太年轻,小伙子,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没经验,就会搬教条。这都不是真的负责,真的当时对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负军事责任的一线总指挥其实是周恩来同志。

问题是,这样一次反围剿,就是失败了。失败了之后,被迫逃跑,这就开始长征。长征的过程当中,我们大家都知道,第一阶段是拖家带口,连什么印钞机,什么制枪制炮的重机械都要搬着走,那部队行军就非常缓慢。过湘江的时候,人马死了一半,损失非常惨重。然后剩下的军队就斗志瓦解,士气涣散,眼看着要被国民党打得东躲西藏。而当时蒋介石也是信心满满,说让这支红军变成太平天国的石达开部队,就在大渡河边消灭它。形势非常危急。结果呢,1935年开了一个遵义会议。我们现在党史上一提到遵义会议都是那个闪闪发光的那栋红楼,那栋红楼干了什么?那栋红楼实际上,就是从周恩来为核心的领导转变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领导,就是有了一个新核心。

新核心实际上还没有坐实,因为到底毛泽东能不能够在军事上力挽狂澜、反败为胜、走出困局,其实周恩来、李德、博古他们都是将信将疑有观望的。所以当时毛泽东在遵义会议所确定的角色只是做周恩来这个军事负责人的助手。助手做着做着,就发现这个助手没法当,还是得做负责人。所以周恩来那时候,不知不觉把军事大权、最高决策权就交给了毛泽东同志。从那以后,周恩来就开始认了,噢,原来我们党的事情,至少在军事上我们还是要听毛泽东同志的,我们其他人想得都不如他深、不如他远、不如他的有可操作性。这就形成核心的概念,这样毛泽东开始成为庶民的核心。

但是毛泽东这样一个庶民的核心,实际上有一个不断被更多的人接受和确认的过程。比如说,周恩来接受,但是彭德怀接受吗?那也是个问号。林彪接受吗?那也还是个问号。我们党的高级将领对毛泽东同志的核心地位的接受,实际上是一个过程。遵义会议以后,土城一战实际上失败了,毛泽东指挥的第一场战役失败了。然后林彪和彭德怀就嘀嘀咕咕,意识是“看来他也不行啊”。林彪的意思是说,彭老总还是你来。当然林彪可能后来否认,“我没这想法啊,这是别人污蔑我”。反正总之有这一节,林彪也不是那么很服毛泽东的。但是这以后,就开始逐渐慢慢理顺。我们大家都知道最著名的“四渡赤水”,四渡赤水出奇兵,来来回回摆脱国民党的围追堵截。最后是你打过来我躲过去,你再打过来我再躲过去……实际上是猫捉老鼠,我们逃得特机灵,就叫“四渡赤水”。

但是林彪当时对“四渡赤水”其实是很有意见的,说:这个事情,哪有这么做的,你刚刚下命令渡过去,又下命令渡回来。你命令好下,我们两条腿难走,渡船也难找啊。打仗走路我们都是要走弓弦,我们要走捷径,你毛泽东指挥我们这个红军战士,两条腿走弓背路,老让我们走弯弯绕的路,我们跑不赢。所以,其实一度林彪有意见。他从切身感受出发,就有意见,切身感受出发他会觉得我们的战士脚底不是磨起泡了就是磨起茧了,这都走烂了。站到某个局部看,这样的领导肯定有问题,所以那个时候林彪这个政治意识不够强,大局意识不够强,核心意识不够强,当然所谓看齐也是勉勉强强的,反正现在就先听你的呗,等你不行完了我再来。基本上他是有这种意识。

“四渡赤水”过去了,大渡河泸定桥夺下来了,雪山草地走完了,跟张国焘徐向前的第四方面军汇合,最后到达延安,延安处理“西安事变”……这以后一系列的事情才让林彪慢慢,真服了毛泽东,这是一个过程。到了延安以后,还有人不服呢。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频道更新)

 


这里是正道网视频节目“正道世界”

官方微信订阅号zhengdaoshijie01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1)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